女道士抓了个男狐狸精

女道士抓了个男狐狸精。
任狐狸精如何磨破嘴皮让她放了自己,女道士都只是自顾自喝着酒。
狐狸精下山多年,在女人身上只失过两次手。
他有两把杀手锏:玉树临风的人形和毛绒绒的本体。以往遇上的女人即便不喜欢他人类的模样,也会偏爱他的原型。
总之无论如何,狐狸精都能很快博得她们的信任。
狐狸精这妖怪很奇怪,他从不吸人精气,也不贪人钱财。
他只问女子一个问题。
那些夜里,狐狸精或摇着折扇眸光流转,或晃着尾巴喃喃自语。
他问:“你说她这个反应,是不是很讨厌我?”
他问遍了天南地北的人,得到的答案不尽相同。
女道士却是唯一一个软硬都不吃的人。
狐狸精被女道士绑了扛在肩上。
她走得吃力,狐狸精嘀咕着被她的骨头硌得肚子疼,索性变回狐狸让抱着。
女道士伸手摸他的尾巴,狐妖小声哼哼着。
他第一次遇到的人便是当年初出茅庐的女道士。
狐妖跟了她一路。女道士仗义爽朗武功高强,但其实也只是个讲到自己的事情时会害羞的小姑娘。
他心生好感,便在某晚以人形现身,问她可否算算他的红线。
狐妖心想:算算那根红线……是否系在她小指?
可女道士反应很大,似是连他的脸都不想再看到,转过头只抛下一句:“无可奉告!”
狐妖心内受伤,连夜跑了。
如今女道士掌心温热,狐妖从她的动作里咂出一阵温柔来。
他壮壮胆,紧张地又问了一遍:“如今对我红线的归属还是无可奉告吗?”
女道士动作一顿:“这么多年过去,也该有些长进了。”
不等狐妖说话,女道士道:“我说我。”
“那时无可奉告。”女道士握着狐妖的爪子勾了勾, “是因为我害羞得讲不出自己的姻缘。”
作者:患者阿离
来源微博

本文来源于QQ97065522的空间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1 月 24 日 12 : 40 PM
如果觉得此文章有用,请随意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