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肆

神爱世人,却不爱我。

酒肆
神爱世人,却不爱我。
——题记
我可以忘记与你的相遇吗?
如果可以。
——轻蕊
我后悔因私欲创造你,
可是如果再来一次,
我依然会沉沦。
——岳云
我终于来到,他一直向往的人间了。
曾经在无数次交合之吻中,我望他温柔眼神太动人,竟含情向他发问,“你为我献一吻,是否也为我动心?”
我知道自己只有一窍,却也鬼迷心窍了。
“我爱你如同爱世人。”他眼神恢复如常,看不出一丝刚刚的悸动心绪。
他最终停了下来,让我退出了房间。
每每都是如此,每当我追问,迎来的便是停止和冷漠。
我转身起床退出,在玄门处再望他一眼,我不应该,不可以动心的人。
“轻蕊,你是我创造的。”他看向我,沉沉地说到,“这里是地府,我不可以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我回应着,竟不知自己酸涩的泪水早已充斥双眼。
我知道,我从来都知道。我们之间从来不是跨越山海,而是物种有别,是等级有别,是身份有别。
是造物主和物的区别,是他是神,而我甘愿为俘虏。
人间?是最美的存在吗?可以允许各式各样的爱情吗?
自我那日跳入轮回井后,如今已过春秋二十载。我体会了从来没有过的生活。我从一株曼陀罗华变成了真真正正有血有肉的人,不再是他捏造的地府里的魂魄了。我从只有一窍变成了七窍,切切实实地体会了喜怒哀乐,爱恨嗔痴的情感。
原来,爱是有魔力和引力的;原来,思念是彻骨二十年日夜的;原来,执念一人是如此地放不下的。
而我也从未放弃过寻找他,还在人间的他。
“你听说了吗?这次帝君去历练的地方是人间?!”白藕在我耳边震惊地说着他的八卦。
白藕和我一样,也是被北太帝君创造的。顾名思义,白藕是白藕造的,我叫轻蕊,是曼陀罗华的花蕊造的。
不得不说,帝君起名真的很懒。
我们用途也一样,是泄欲的工具兼职侍女。
泄欲?
道教讲究阴阳协调,我们虽然深处阴曹地府当中,阴气过剩,但帝君毕竟是男子真身,也得阴阳调和。其实也能忍,但是能调和调和不是对身体好嘛。
说来也奇怪,当初还是一千多年前,帝君上任没有多久,毛头小子,正值壮年,阳气正盛。地府里没别的,就曼陀罗华多,他随手一指,我便有了魂魄,幻化人身,取名轻蕊。同时出现的还有白藕。
但是每每调和之时,他都愿意与我合欢,而无白藕何事。
刚开始白藕也郁闷过,后来便习惯了,只当自己是全职侍女。
而我受到了特殊对待,不免多心多欲多情。
道家讲究阴阳协调,但是也同样有禁忌,邪淫对帝君来说是万万不可取。所以,他可以与我有一千个夜晚的颠鸾倒凤,巫山云雨,却不能有一刻的心动和动情。
“人间?他一直很向往人间。愿他历练有得。”我有些心酸地回应白蕊。
“怎么?帝君只是去人间历练罢了,也就一百年,又不是见不到了,干嘛这么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啊!”白藕看出来了我的局促,故意碰我的胳膊道。
“没有啊,也就一百年而已嘛,很快的。帝君不在这几日,地府谁当政啊?”我立马转移话题。
“还能有谁?七爷八爷和神荼郁垒。”
“那,帝君历练时会忘记帝君的身份吗?”我小心翼翼的追问。
“你在想什么,历练诶!孟婆奶奶肯定会让他喝汤啊!”白藕像看傻子一样瞅着我。
是夜,我被唤入帝君房内。他如往常一样温柔,不同以往的是我感受到了一丝迫切和急促。他不应该有这些情绪啊。他是神袛,是看淡了生死与情欲的神仙。
他急切地拉我入怀,冰冷的身体和我切合在一起。我轻薄的外衣被褪去,被他贴的更近,冰凉的躯体让我感受到了一丝燥热,我慌乱的抬臂攀上他的脖颈,忍受着冰与火的冲击。我恍然想起来,好像,最近几日他需要协调的时候多了。
心情顿时一丝紧张和急促,我忙问他最近怎么了。
他停下来,默了默,看向我,沉声着:“我要去人间历练了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他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去历练,有时候是紫徽大帝的虚幻阁,有时候是他自己的极乐天宫。都是些可以修身养性的地方,进去历练静心,修法悟道。他是神,但他也需要渡劫。
但是这次为什么是去人间,这个混杂又美好的地方,如何静心呢?
“是我自己选择去人间,你也知道我一直很向往人间。历练的地方不能只选安静,热闹的或许更能修心养性。”他解释道。
“好好悟道。”我嘱咐着。
他没再言语,低头吻了吻我锁骨前的曼陀罗华。
他一直向往人间。我知道这件事,还是七爷的酒引起的。
七爷那次去人间捉鬼魂,路过一家酒肆,名叫轻云蕊。酒是由花蕊酿制,各式各样的花蕊,竟然还有曼陀罗华的花蕊!七爷还听到了个传闻,店主在寻常街口开间小酒肆,在等候故事的人,一千零一夜里救世的情深,万千人来去,直至你现身。七爷觉得新奇,就带走了几桶酒,到地府里请大家吃酒。
孟婆奶奶看见了,想要来点酒给自己汤里增点味儿。七爷见酒本就不多,大家也都吃的差不多了,就不想给孟婆,这便争执了起来。
直至帝君路过才停息。
然后,这个男人走过来,便把酒都喝了,尤其是曼陀罗华花蕊酿的,一滴不剩。
事罢,还强词夺理道:“我喝了,你们就不用争了。这酒不错,哪来的?”
“人间拿来的。”
“以后别拿了,偷人家东西不好。”
那天晚上,帝君问我有没吃酒?我对自己同类酿造的酒有些于心不忍,便没有吃。
“那真是太可惜了。人间的酒很好喝。人间也很美好。”
“好喝?美好?”我不敢想象,对于他这么一个早已看淡一切的神袛来说,还有什么会让他动心和向往吗?
那他向往的人间,又会是什么样的呢?
“人间呐,有美好的,也有肮脏的,和我们的地府一样。有可怕的鬼神,也有可憎的人心。但是有一点,人间便更胜一筹。”
“哪一点?”我追问道。
“人间有活气。”
“……”废话,地府都是死人气。
“不止,人间可以有爱,也不对。是,可以允许各式各样的爱。甚至是地府不被允许的爱。”他认真地看向我,再次补充到。
我心头一震,记住了他说过的所有话。
那天晚上,他给我讲了人间的各种事情,我好像,对人间也有了向往。
他终于去了人间历练悟道。
在他走后的第五年,我只觉得一日比一日地想他,一日比一日的难熬。还有以后的九十五年,无数的日夜我不知道要如何度过。
我最终忍受不了思念,选择去跳轮回井,去人间寻他。
哪怕再次渡入轮回,我可能会走恶鬼道,可能会灰飞烟灭。
我走过井口,被孟婆叫住喝汤,我反复祈求可不可以不喝,喝了我就忘记他了。迎来的是拒绝。孟婆旁边的孟女小妹说道,“怎么现在都不要喝汤,当年帝君大人也不喝。”
帝君?他也没有喝吗?
那他岂不是,还能记得。
我心头一阵酸涩涌上,我坚决不喝,但是被孟婆奶奶灌上一碗,然后我稀里糊涂地跳入了轮回井。
等我醒来,才是个刚出生的婴儿。
但是我却有记忆?
为什么?
孟婆奶奶现在的汤不管用了吗?
我过了正常人类的生活,长到了二十岁,终于可以独自生活去寻找他了,却发现,我找不到。
我在脑子里思寻着与他有关的痕迹,除了人间还有什么?欲望?禁忌?
人间?
我想起来那次七爷带来的酒,是他对我说人间的开端。
酒肆,酒肆叫?
轻云蕊,为什么,要叫这个?
和我的名字好像。
我开始去到处寻找这家酒肆。
我是一家酒肆的店主,酒肆名叫“轻云蕊”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,可能是因为我叫岳云吧。但是“轻蕊”?是什么意思?
可能是我酿的酒是花蕊酿制吧。
不要说我迷糊,是我真的迷糊。
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出生,我不知道我做这些是干什么,但是好像我就是莫名其妙的做了。
就好像这一切都跟等一个人有关,但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等这个人,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。
我总感觉我缺失了一段很重要的记忆,但是我讲出来别人却说我神经病。
这特么就很梦幻了。
我这二十五年来,自毕业后都是在经营这家酒肆。
虽然这年头买酒不好做,但是我有故事啊!
呃不是,我有我聪明的头脑和绝美的容貌啊!
所以光顾我店的顾客还是一大把,尤其是那些小姑娘,恨不得住这了。天天盯着我能看个洞出来。
但是她们毕竟是大客户,我还是得扮上古装在那卖相。
直到有一天,我瞧见了一位古装姑娘,一席曼陀罗华的红装,精致娇好的面容。看见她面容我脑子突然嗡起来,奇怪。
我的腿不由自主的走过去斟茶倒酒,她看见我,愣住了,当即便向我行礼说到,“帝君。”声音颤抖以及不可置信。
帝君?她在说什么啊,脑袋好痛。
“姑娘?你在角色扮演吗?我也可以陪你玩的。”我耐心地回应道。
“你,你不记得我吗?怎么回事?你不是没有喝孟婆汤吗?”
“姑娘,我需不需要再找人扮演下孟婆呢?”什么啊,这姑娘傻了啊。不是,汤?记忆?脑窝子你能不能安静点!
“你真的不认识我吗?还是你不愿意记起?”她有些落寞道。
“姑娘,你是失恋受刺激了吗?”
“你,你真的不记得了。”她苦笑了一下,“没事,这样也好,我们可以不受约束的重新开始。”
“什,什么?”
持续懵逼。
“对了,你叫什么呢?”
“哦,岳云,岳云鹏的岳云。”
“姑娘你呢?”
“轻蕊,就是你店名的轻蕊。”
凭我看言情小说的经验,我直觉她和我的店有什么关系,但是我一点儿也想不起来。这该死的老年痴呆记忆力。
罢了。
我去“卖相卖唱”了。
在我想起来酒肆过后,我便搜索了所有的酒肆,一个一个去寻找那个“轻云蕊”,没想到我真的找到了,也真的遇见了那个执念的人。
但是他记不得我了,他不是没有喝孟婆汤吗?
这是出了什么差错吗?
不过这样也好,我想。
那些地府里不可以的事情,人间是被允许的吧。
他问我名字,我说轻蕊,是你给我取的。
他上台。
见他折花来浅斟,
见他扶头唱浮生,
见他醉眼望我身,
见他说尽爱恨。
今宵酒醒梦醒太清冷,
他背影入夜深。
酒客来来往往擦肩一瞬,
而他入我心怀。
我每次都到访他的酒肆,与他谈笑风生。
他给我讲起了仓央嘉措的故事。讲仓央嘉措和玛吉阿米的事情。
“我曾放下过天地,却从为放下过你。”
他叹了一口气,说到,“神爱世人,却不能爱你。”
我瞬间想起来那晚,他对我说的“我爱你如同爱世人”。
“爱是不一样的。”
“对啊,有太多的禁条律令了。”
“人间也是吗?”我着急地问道,他说过,帝君他说过,人间可以有各式各样的爱。
“人间亦是如此。”
我挫败了。
我走不出劫场,渡不了我心里的情劫。
再后来,我给他讲小王子的故事。
我讲了小王子和小狐狸。
末了我强调道:“你驯化了我,就要对我负责。”
“不不,”他无奈地笑道,“总要有一天,你要完成自己对自己的解放和释然。”
包括执念也是如此吗?
后来,我告诉他我喜欢他。
他说他知道,他也喜欢我。
我说我爱你。
我迫不及待地告诉了他北太帝君和曼陀罗华花蕊的故事。
他摇了摇头笑了笑。
给我讲了七爷之前讲过的传闻,店主在寻常街口开间小酒肆,在等候故事的人,一千零一夜里救世的情深,万千人来去,直至你现身。
我被触动到了,抓住他的手告诉他,这个故事,你不觉得,很像我们吗?!
他说他记不清了,仿佛被抽走记忆一样,这段记忆他是空白的;仿佛被下咒一样,他记不得等待的那个人是谁。
我泪流满面,却又无可奈何。
“你能想起来吗?你前世是北太帝君,我是你创造的曼陀罗华的花蕊,你来人间历练。你能想起来吗?”我有些歇斯底里。
他紧张地安慰着我,很无奈很绝望地告诉我他记不清了。就像他对我说“这里是地府,我不可以”一样。
这,这什么狗血言情的失忆戏码啊,我哭着抱怨着。
“那,那你能接受我吗?我爱你,你刚刚也说你喜欢我。”我仿佛又转过来弯了,急切地希望得到答案。
他摇了摇头,“你说过,爱是不一样的,我记不清了我要等的人了。我要等她,好像,也不能接受你。”
“但是我就是她啊!”
“我记不得。”
这特么是个闭环啊!
最后,我妥协了。不记得就不记得吧。没想到,人间也不可以。
我还是会经常来酒肆,这接下来在人间的几十年里,能看见他我便知足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对轻蕊的情感好像变了。我知道这不可以,但是情爱,哪怕是神仙也无法控制。
我恍然大悟是那次白无常从人间带来的酒酿和故事。
一饮而尽,我好像想明白很多事情。
我给轻蕊讲了人间。
我想,地府里不被允许的,我想在人间完成。
所以历练的地方我选了人间。
紫徽那老头不同意,说红尘杂事众多的地方不适宜历练静心。
但是他拗不过我,只得作罢。
我在轻蕊的锁骨前画了朵曼陀罗华,下了情咒。怕她入人间失去记忆,怕她入轮回魂飞魄散,怕她不懂得我的心。
我想让她和我一起去人间,所以我旁敲侧击地告诉他人间的红尘。
在历劫前,我嘱咐孟女告诉她我并没有喝孟婆汤。
是的,我怕我在人间失去记忆忘记她,所以我拒绝了孟婆汤。
轻蕊说她是被我创造的,说我是神袛,是她的触不可及。
她怎么会知道,我不也是紫徽老头用莲藕捏化出来的北阴大帝?被加入他的魂神罢了。
一百年过后,人间的历劫结束。我恢复了神识,回到紫徽老头的紫徽阁。汇报历练所得。
在人间的记忆被紫徽老头封存。
“我听说你拒绝了孟婆汤,所以你在人间的时候,我封存了你的记忆,下了禁咒。”紫徽老头听见我的汇报后,幽幽地说道。
“是叫轻蕊吗?记住你的身份!一个花蕊罢了,你可是有三千年的任期和修行。”
原来如此。
所以我在人间,根本没有遇见轻蕊吗?
那这一切的布局,都仿佛是个笑话。
“紫徽大帝,您爱过人吗?”
“没有。”
“那您怎么会理解?我勘破世间万景,却破不了这一情劫。我想,所谓真正的无欲无求,是才无杂念的精专,不为外因所迷惑而失去理性的思考。”
“情欲只是一环,一环可以影响一环,但是不能限制另一环。你可以有情欲,但是要懂得放下执念。”
“什么?”
“我有时候也会思考,神仙真的好吗?无欲无求真的是高境界吗?轻蕊去了人间见到化身岳云的你,你却因为被封存记忆而没有相认。”
“我没有相认?”
“后悔吗?”
“可是我如果在封存记忆的情况下,爱那个人间所谓的轻蕊,对她又何尝不是二次伤害?现在轻蕊她在哪里?”
“你希望她在哪里?”
“我想她开心,幸福美满,渡入轮回,体会生命。如果是私心,我想她永远留在我身边。”
我已经年过半百了,我知道岳云是寿命,却不知道自己的。可能花蕊生命本就短暂吧,又或者喝了半辈子的酒酿。年过半百的我已经吃不消了。
这天傍晚,我照常去轻云蕊吃酒。
天边的晚霞印的通红,我有些想念冥府的漫天晚霞。
在冥府的桃林塞中欣赏晚霞是最美的。无边胜景,白云仙乡,我最爱看了。
冥府里并没有太阳,这些都靠帝君他的功力幻化。
好像那时候,每隔一段时间,便会有不同的晚霞。
我坐在酒肆的窗前,望着晚霞出神。
岳云走了过来,“想什么呢?”
“我好像活不长了。”我喃喃道,“岳云,你能吻我一下吗?”
我望着岳云温柔的眼神出神,竟情不自禁的心动。岳云有着帝君没有的温柔如水的目光,那可能是月色朦胧的温柔。帝君总是冷冷淡淡地,对啊,他是神,他是人。
“岳云,你可以吻我一下吗?你可以为我心动吗?你可以跟我私奔吗?”我一口气说完。
我颤抖着。
我能感受到自己时日无多,仿佛只剩一点儿力气去爱你了。
“你今天怎么了?”他有些不知所措,“我,我不是你的良人。”
“我知道了。”我苦笑了一下。
天高云淡,漫天霓虹,霞光逸彩。
我一直都知道。
“再见,岳云。”
我知道我寿数已尽,可是没关系,我在冥府再见你。
人间如帝君所说,很美好,我再见你;也如岳云所说,和冥府一样,我等不到你。
“轻蕊,她在哪?”
“她已经渡入轮回了。每一生的轮回后,在奈何桥边,彼岸花处,你可以看见喝孟婆汤的她。”
全篇完
文章灵感来源李常超的歌曲《酒肆》
倾心—原创投稿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1 月 24 日 12 : 42 PM
如果觉得此文章有用,请随意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