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客是几日前抵达这个县城的。

侠客是几日前抵达这个县城的。
那时正好黄昏,他骑高头大马,身姿笔挺,行装干练,佩一把寒意沉沉的剑,不徐不疾地穿过稀稀落落的大街。
最后在街尾停了下来,“住店。”
侠客从小就有一个大侠梦。
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刀光血影快意恩仇,他总是信这些的。
他在很年少的时候就离开家了,一别经年,可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凄凉的。他还有他的马,他的剑,他的一腔热血,这些总是一直陪伴着他的,他不孤独。
侠客总有种不知世的天真,因着这份天真他此前已经栽了无数次跟头,只是这次的跟头格外的深。
他是在客栈老板的女儿被欺凌的时候拍案而起的,那群人被他打的落花流水,尤其是为首的那个,他下手就更重了,紧盯着对方骂骂咧咧撂完狠话退出客栈,他才利落地收剑回鞘,回首看那个姑娘。
可侠客没有发现,青天白日,客人满座,拍案而起的唯有他一人而已。
再次醒来,就是在牢房里了。
他被人下了药,全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劲,活脱脱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。
侠客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在彻底陷入黑暗之前,他好像看见了一个人。
被他所救的那个姑娘坐在他的床边低声说话,却又更像是在喃喃自语。
她叹了一口气,“你为什么要救我呢?”
“你救不了我也救不了自己,我们都是可怜人。”
“只是,我还有家人,我们不一样。”
“我没法子啊……”
被他教训的人是当地极为有名的地痞无赖,有钱有势,权势滔天,为恶一方,已经糟蹋了不知多少良家女子,大都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,只是没成想这次碰上他在中间横插一脚。
多简单啊。
颠倒了是非黑白逼他认罪,很快的,他被枷锁加身关在囚车里就要去往刑场。
大抵是人在临死之前才会回忆起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来。
侠客想起离开家时父亲负手以对的沉默背影,想起母亲的低声啜泣,想起院里的葡萄架,想起巷尾的槐花……
他来的时候街上还没有这么多人,现在指指点点地站在道路两边看着他,就像是在看一个笑话。
他不由得嘴角勾出一点弧度来,苦涩得很。
他想,他哪里就那么冲动行事了,父亲的话他都有记在心里,勿骄勿躁,诸事权宜。
可这次为什么会这样呢?
侠客不经意间扫过一点,眼神便定住了。
被他所救的那个姑娘倚在那人怀里,也正好在看他,四目相对,她移开了视线,是低眉顺眼的模样。
为什么会觉得像呢?她们分明一点都不像啊,他想。
侠客以前也救过一个姑娘,相遇的时候那个姑娘穿着明黄色的衣裙,身姿灵动,环佩叮当,她在高高的树上穿行,跌落在他怀里的那个瞬间,轻盈得像一只蝴蝶。
她说,“救命之恩当舍身来报。”
从此以后便不辞辛苦地跟了他一路,生的灵动的女子和他走在一起就总会被人误解,每次他都不留余力地解释,他想,他是不喜欢她的。
直到这座城,她没有跟。
她在山脚站定,像是估量货物一般地打量那座山,“我看这座山就很好嘛。”
复又转头成竹在胸地笑,“不是不跟了,我是在这里等你。”
到了如今,临死他才终于摸咂出一点微末的意动来。他情不自禁地望向来时的方向,又恍惚地想,“等不到了啊……”
他闭上了眼睛。
这时,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惊呼来。
有密密麻麻的蝴蝶遮天蔽日而来,很快就席卷了整个大街。
人群开始躁动不安,四处奔散逃命去了。
等到蝴蝶退去,众人才终于发现,囚车空了。
更有城外的一座荒山,一夜之间,桃花开遍。
吾陌/原创投稿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1 月 24 日 12 : 42 PM
如果觉得此文章有用,请随意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