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七岁时第一次见到林骁然

《将晓》
我七岁时第一次见到林骁然。
他那时还很小,也不过八岁,剃着板寸,一副很乖的样子坐在阿婆家椅子上。
阿婆告诉我,他会在这里住很久。
他起初不爱说话,总是有些异样的沉默,我那时还不知眼色为何物,只知道难得来了一个可以陪我很久年纪相仿的小孩,于是一直围在他身边打转。
阿婆亲口说我小时候又乖又漂亮,笑起来特别招人疼,对着他笑了一个星期,他就会默默在吃饭时候把我爱吃的菜夹到我碗里了。
冰块都会化,更何况林骁然不是冰块。
我们就这样一直相互看着长到十二三岁。
初一下半学期,我第一次来了月经,疼得脸色发白趴在桌上说不出话。
林骁然在我桌子旁走来走去,看上去比我还要难熬。
我哭笑不得,疼得厉害还要安慰他没事。
孰料他脸色变得吓人,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狠狠剜我一眼,拉着我的手给我搓。
最后我疼得几乎晕过去,还是林骁然冲去找了老师,才把我抱起来送到门口交给阿婆。
我那时蜷在他的臂弯,有些失神地看着他的下颌,然后视线渐渐放远看到昏沉的天边暗色,疼痛似乎都变得不真切。
他声音有些抖:“江姜,你别吓我。”
我无奈,但说不出话,只是轻轻用发顶蹭他的下颌。
最后我还是晕了过去,醒来时躺在热乎乎的床上,林骁然盘腿坐在一旁靠着墙阖着眸。
我静静地看着他,没有出声。
他像是察觉了我的视线,睁开眼看见我,眉心就蹙起来,眼里带着莫名的疲惫,声音是长时期不开口的哑:“还疼吗?”
我摇摇头。
他摸摸我的额头:“我记住了,以后提前一周就给你煮红糖水。”
我莫名吸了吸鼻子:“不要,好难喝的。”
他有些无奈:“江姜,不要闹。”
“好吧。”我就此妥协。
只是还不待我冥思苦想出日后逃避红糖的方法,林骁然就先食了言。
他的家人来接他,给他办了转学。
林骁然走的那天,我和阿婆去送他。
早上五点,东方泛起鱼肚白,昏暗的天色很像那天他送我回去的黄昏。
我动动唇,不知道说什么。
风一吹,额前的碎发扰着我的脸。
他背着单肩包,静静看着我,最后终于一笑,对我挥挥手:“再见,江姜。”
然后他转身进了站,我就那样站在他身后,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。
由于联系方式的丢失和学业的渐渐繁重,后来的我们还是归于生疏。
我后来再见到他,是在大学。
大学报道的第一天,我提着行李箱,帽子和口罩遮住我的脸,于是一直没什么人来找我。
我脚步停在两个男生身后。
个子稍矮的那一个问:“林骁然,你看了这么久了,看到几个漂亮姑娘啊。”
另一个摇摇头:“你又胡说。”
我迟疑了下,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扯了扯他的衣服下摆。
他转头。
十八岁的林骁然就这样猝不及防撞进我眼底。
他高了许多,线条变得更流畅和锋利,我曾经看他可以平视,现在却不得不仰着头。他的脸在逆光里清透又明亮,面上还是不变的拒人冷意。
大概我全副武装的彻底,他认不出我,于是蹙起眉。
另一个男生看上去很惊奇:“林骁然,你效率愈发高了。”
林骁然没理他,我也没理。
我拉下口罩露出全脸,不知道该不该笑。
他一怔,半晌露出惊喜的神色:“江姜?”
我还没来得及点头,就被他搂进怀里。
一别经年,他的肩线已经宽阔到能完全覆住我,骨头硌得我脸有些疼。
他声音很低:“我以为我再见不到你了。”
风吹落我松松挽着的头发,额边碎发温柔地抚过我脸侧。
也抚过他的。
我阖眸:“林骁然,当时你说过再见的。”
“嗯。”他用了力,“好久不见。”
我沉默,半晌回抱住他:“好久不见。”
那男生满脸是抑不住的惊愕,一阵后又变得似笑非笑,睨着我们。
我大概能猜到他这表情的意味,于是扣林骁然腰的手愈发紧。
大学里最愉快的事就是和林骁然再次并肩。
他变得更周全也更温柔,对我无微不至。
我好像真的很喜欢林骁然。
并且越来越喜欢。
一直以来,哪怕他对我再好,也都只字不提原因。
于是我十八岁生日那天,我决定告白。
他却是我意料之外的拒绝。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他看着我,半晌也只吐露这么一句话。
我摇摇头,笑笑,然后转身顺着来路走回去。
我有些迷惘地想,对于林骁然,我究竟算什么。
大抵我是他的青梅再相见,他却是我的竹马难重逢。
我的小竹马呵……
我轻嘲。
我的小竹马大概丢在了六年前的那个天际未明的清晨。
以后几天,他都没有来找我,没多久,我在夜里下楼时因为走神不慎摔下去。
一番求助无果后,我不得不打电话给他。
“林骁然……我从楼梯上摔下来了。”
对面沉默了很久,半晌才无奈地叹:“我马上就到。”
时隔多年,我又一次蜷在他的臂弯里。
这次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去,灯火通明,我抬头看着他的下颌。
远处天际有烟火上升绽开。
我和他几乎同时抬头看着这场烟火。
城里夜空上没有盛大的星河,只有零星缀着的星子。
我指着最亮的一颗,转头:“林骁然,星星。”
却猝然撞进他看我的眼。
他一僵,用力阖上眸。
我一怔,忍不住看他。
他道:“别看。”
我讪讪闭上眼。
一路无话,他加快速度把我送去了学校对面的医院。
夜末,我躺在病床上,他坐在床边。默不作声给我削苹果。
我看着那个一圈圈缩水惨不忍睹的苹果,终于不忍心,夺下来咬进嘴里。
他孤独举了会儿刀,又放下来,
“我……”
“你……”
几乎同时开口。
我一顿,看着他。
他道:“大晚上乱跑什么,还摔伤脚。”
我问:“不看星星看我干什么,我脸上又没有星星。”
他抿唇。
我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想找你,想问问你到底怎么想。”
“我就不明白了,你不喜欢我对我那么好干什么?”
林骁然大概被我的直白惊住了,半晌没说话。
过了一会儿,他才说:“阿婆说,你是我妹妹。”
我愣住,因为我想过很多种原因,独独没有这一条。
他苦笑,带了些自嘲的意味:“阿婆一个人把我们带大,我不能让她因为这件事不安心。”
我哭笑不得,抽出腰后的枕头砸到他身上,然后给阿婆打了电话。
阿婆声音熟悉爽朗:“姜姜儿,怎么?”
“阿婆,我脚摔伤了,林骁然陪着我。”我道。
“哦……姜姜儿追上骁骁儿啦?”阿婆声音惊喜。
“还没有。”
阿婆一下子变得很是惋惜:“快些在一起哦……阿婆想看你俩的小孩子什么样子哦……”
我忍不住笑起来,轻声道:“就快了。”
挂断电话,林骁然久久没有说话。
我故意道:“阿婆想看我们的小孩什么样子。”
他耳根染上绯色:“别重复。我听到了。”
我低低笑起来。
他坐在床边,半天没说话。然后看着我因为笑而弯起的眼睛,道:“有的。”
我一怔。
他侧身过来在我眼上落下一吻:“有星星的。”
我的小竹马终于还是和我重逢。
六年前的风穿越拂来和今天的风寒暄。
声音落在长风里:
“我喜欢你。”
也会随着长风吹向万里。
青与/原创投稿

本文来源于QQ97065522的空间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1 月 24 日 12 : 41 PM
如果觉得此文章有用,请随意打赏